余闲

风师:错屏了太子殿下!

花花:哥哥我找你私聊你却在群里回我?

哈哈哈哈哈哈这果然是微信QQ吧!

黑暗传

非原著向

有一丢丢向蛇哥致敬的意味?

一些设定取自异事录系列

不会放链接,实际上前篇是那个二十四小时书店,盲狙高考题来着,然后这就开始改名放飞自我了………

各种算法基本直接照搬的蛇哥,释义全是胡说八道胡诌八扯,毫无依据,毫无依据,毫无依据,别信,别信,别信

ooc

【贵人什么的我是拒绝的】

        
       “我算不出是谁。”电话那头,王杰希无奈道。

        “连你都……”肖时钦愣了愣,身上漫起一股寒意。

        十一万三百四十一进,六万七百二十八出。

        小沙漏被翻过来,沙子掉落的声音细细碎碎。

        “在古道。你应该也算到了吧?要进去吗?”

        “我……”肖时钦犹豫不决,“雷霆出世已久,我怕我这一去,会把雷霆牵扯进去。”

        “要是不去,你又怕雷霆真有什么危险。”王杰希了然道。

        “可不是。”肖时钦苦笑。

        两端都陷入沉默。最后还是肖时钦叹了口气:“算了……是祸躲不过啊,偷懒了这么长时间,也该活动活动喽。”

        “去吧。”王杰希放松地把沙漏移开,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倚在沙发上:“说不定会遇到贵人哦。”

        王杰希的语气一下子由凝重变得调侃。四大战术师之一的肖时钦重新入世,并且很大可能站在自己这边,论谁都会觉得肩上一下子轻松不少。

        “哈哈,贵人什么的,那就承王掌门吉言了。”肖时钦没在意,随口客套道。

        “必须的,注意一下火德较多的人。挂了。”

        “啊?”本以为王杰希只是随口一说,看这话的意思,难道他真的算了?王杰希算命还是很准的,看来要注意些了。肖时钦暗搓搓在心里圈圈点点。

       长江边上倒是热闹得很,有往来游客,穿梭的车辆,散步的当地人,一个小女孩趴在一辆捷达车顶边缘向下张望,在肖时钦经过时一头栽下去。肖时钦连忙伸手接住她,女孩却在碰到肖时钦的瞬间不见,只剩他保持这动作,像要拉开人家车门。车门被打开,一个胳膊上纹龙画虎的壮汉面色不善地走下来瞪他。肖时钦尴尬地缩回手,转头看见小女孩坐在另一辆车上咯咯地笑。见肖时钦看过来,便对他一咧嘴,露出青白的獠牙。

           肖时钦发愁地擦擦眼镜,拔腿就走,不去理会那小鬼。没走几步,一队打笳乐的拦在当面,后面坐着的一个老者正笑眯眯的望着他,一脸慈祥。笳乐队还在不停走动,眼看就要撞上了。肖时钦一时没忍住,躲开几步,结果不防撞到了一个人。

         这一撞可是实打实的触感,是人不是鬼。他忙回头要道歉,映入眼中的却是一张熟悉的俊颜。那人一头金发咋咋呼呼的,身上还留着肖时钦给他印上的保护印。他毫不在意肖时钦,倒是全神贯注盯着老者,撸起袖子一副要干架的模样。

        “小伙子!”肖时钦吓了一跳,阻止住年轻人这不要命的作死行为,把他拉到一边:“小伙子你干吗?!”

        “他不让我进去!”孙翔又炸又委屈地控告。

        “进去?你在找古道入口?”肖时钦愣。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一星期前这孩子在自己书店里的时候还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何以这短短时间内就能通阴了?居然还敢胆大包天地要和守门人斗?

        肖时钦细细打量孙翔。他是什么人,天下一等一的宗师,现下这么仔细一照量,自然很快察觉到孙翔的异样。八字中火占四个,天生克鬼,的确难得。更遑论还刻了五行符……什么?!五行符?!

        别看肖时钦考虑多,这也不过短短一瞬,他当即脱口道:“你是嘉世执掌?孙翔?”

        孙翔愣了愣:“对啊。”他看了看肖时钦,感慨:“老板!又见面了,想不到你是雷霆执掌啊,真是深藏不露!”

        肖时钦木着脸看他。实在是他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他倒不好奇孙翔怎么知道这些的。他已是嘉世掌门,不知道才算奇怪。只是,他能笃定一星期前孙翔不过是个八字特殊能克鬼的普通人,而嘉世掌门传承不过三天前。在他纠结要不要出世的这一个星期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孙翔的确是个好料子,但肖时钦不信他几天内就能成长为宗师。嘉世选一个毫无根基的普通人执掌门派,又迫不及待派他来送死,到底为的什么?
       
         打过招呼,孙翔又干劲十足地要冲上去。肖时钦连连拉住他:“别,别,孙掌门。入口不是这里,你仔细看。”

        孙翔狐疑地停下。肖时钦松了口气。开什么玩笑,放着他上去,第二天报纸头条“震惊!某男子在长江边对空气拳打脚踢,专家认为是喝了污染严重的江水导致精神失常”,我们方士界不要面子的啊?!

        孙翔真的仔细观察起来。不知为何,刚刚还近在眼前队伍一下子远了。他们在江心摇摇晃晃原地踏步,敲鼓合拨分毫不乱。奇怪的是,孙翔偏能看到他们每个人脸上的表情,末尾的老者依然笑眯眯望着他。

        “这是怎么回事?”孙翔惊讶。

        “那里才是真正的入口。”肖时钦暗自赞许地点头。这孩子当真天赋异禀,只要有人提点,破这幻象竟是毫不费吹灰之力,“他们是守门人,刚才不过是幻象。”

        孙翔一脸不甘心:“我想揍他。”

        肖时钦:“……”他忽然有些惶恐,这人该不会就是王杰希说的贵人吧?!他那是来遇贵人了,这分明是看孩子啊!

        “孙掌门,我们的关键是入古道,而不是干架,对不对?之前的幻象实际上也是考验,相比起古道来说,这些都是小事情。”

        肖时钦用了“我们”这个词。他不傻,当然琢磨过味来,他这是被摆了一道。“贵人”绝对就是孙翔,但这肯定不是王杰希算出来的。难怪嘉世敢让他们什么也不会的新掌门四下乱跑,这分明是让他带着练级,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哼……这账回头可得细算。

         “哦……”孙翔像是思索什么,翻来覆去念叨几遍,指着肖时钦哈哈大笑,“小事情,肖时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肖时钦:……

        他本以为孙翔闷闷的是又要整什么幺蛾子,岂知他的思路早已跑歪到这里。

        肖时钦:看到这个贵人没?扔掉,我才不要!



开场歌:

        东边一朵红云起,
        西边一朵紫云开。
        谁个孝家开歌场?
        引得四方歌师来。
        开歌路,歌路开,
        起歌楼,搭歌台,
        千山万水聚拢来。

。。。。。。。。。
蓝河,醒醒,不要牧师的

[日常向]关于手机壳

不带cp玩耍

其实有隐林方林的,太隐晦且完全私设,还是不打tag了

这是一个关于众生平等的严肃的问题(你摸摸你的良心再说话),小伙伴坚定地认为我用破败的膜和手机壳侮辱了我的手机,为了心安理得的懒下去我绞尽脑汁反驳她。。。。十分严肃了(bu)。

为什么老带乐乐玩呢,除了喜欢他还因为他好欺负啊(buni)

ooc

        
        

        “老林,我问你个事。”

        霸图食堂,张佳乐打完饭跑到林敬言身边,还没坐稳就急急开口,一脸严肃。

        “嗯?”林敬言不明所以推推眼镜:“怎么了?”

        “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你说如果你退役后……”

        林敬言眉尖微微一挑。

        “……养狗。”

        “……”

        “……如果它外向,你就多陪它出去玩,如果它内向,就让它多待在家里。”

        “?”

       是有这么回事不假,但张佳乐你这么惦记干嘛?

        职业选手们线下交流也是和常人一样胡吹海侃,当时说起这个的时候是提起关于平等尊重和万物有灵的话题,林敬言也就随口那么一说,这几乎都忘了。

        林敬言一脸懵逼:“怎么了?”

        张佳乐神秘兮兮凑过来:“那你怎么不考虑考虑——”他的眼神瞟向林敬言的手机,手机上套着的是一个橡胶软壳,用了很长时间,已经发黄了,“你的手机,可能比较想换一件干净的新衣服呢?”

        ?????

       “我……昨天刚用酒精棉擦过。”林敬言憋出一句。

        “它可能……”张佳乐努力措词,“它或许是个物质的手机!它很虚荣,它想要衣服!”

        林敬言义正言辞:“虚荣不是个好事,它是我的手机,该学习我。”

        “学你……”张佳乐想了想眼睛一亮,一拍桌子,“你都有这么多衣服!你看!你还有眼镜做装饰,它都没有装饰!”

        “……”

        张佳乐一激动闹出了不大不小的动静,惹得食堂里不少人投来好奇的目光。林敬言大为尴尬,直想装不认识他。

        张佳乐对林敬言的手机看不顺眼已经许久了。林敬言常年守着电脑,用到手机的地方很少,也就对手机没什么要求,手机屏的膜自打贴上就没换过,斑斑驳驳的划痕都快伤眼睛了。张佳乐磨了许久才磨着他重新去贴了膜,现在又打算对手机壳下手。

        张佳乐审美多风骚啊,他觉得林敬言这手机虽然老,但本身真好看,结果摊上一个旧不啦叽的手机壳,每次见了都可惜的不行。

        这导致林敬言多次怀疑谁才是霸图第一强迫症……还是他们老张家的都不正常??

        “我是个和蔼的人。”林敬言捧着手机,语重心长地和张佳乐瞎扯淡,“我允许它反抗。它不反抗,就说明它很喜欢我。”

        张佳乐震惊:“它怎么反抗?”

        “它可以坏掉,或者死机,或者罢工表示它的不满,我会接受到的。”林敬言一本正经,微笑,“然后我就能换个手机,直到找到与我合拍的那个。”

        张佳乐对林敬言的无耻表示难以置信。他一面拿起自己的手机打开微信,一面不死心地挣扎道:“它在哭!你的手机很难过!”

        林敬言扬眉,大爆手速关闭wlan和移动数据,阻止手机接收某人的骚扰。毕竟他的手机收到消息时是会有提示反应的。

        “!”

        没料到林敬言反应这么快,这边张佳乐刷了十几个表情包才堪堪止住,一脸不服气。

        林敬言笑眯眯,以为张佳乐没招了。结果低头就看到手机右上方小绿点一闪一闪。而一旁张佳乐已经换上得意的神色:“你看你看,它反抗呢!”

        林敬言目瞪口呆地卧槽了一声:“不是吧……”打开一看果然张佳乐给他发了条短信:你的手机在哭!

       “……”

        真是锲而不舍啊……林敬言把屏幕晃到张佳乐眼前,当着他的面点开下拉框,指尖虚悬在“加入黑名单”选项的上方,敬服不已地赞叹:“张佳乐,你是非得逼我出大招了。”

        张佳乐:“……”


        张佳乐第n次劝说林敬言换手机壳,依然失败。

  

       

猜猜看老林干嘛这么执着,(虽然我是懒癌但老林不是啊x),没错因为那是点心大大给挑的啊√如此隐晦的林方林。。。。。
      

瞎写,老王生快!


    祝曰:

             弃尔幼志,顺尔成德。

             寿考惟祺,介尔景福。

    再曰:

             敬尔威仪,淑慎尔德。

             眉寿万年,永受胡福。

    三曰:

     
           兄弟具在,以成厥德。
 
           黄耇无疆,受天之庆。

        十八岁,魔术师出道。惊才绝艳,始震荣耀。

        且不论日后尘封绚烂,此刻正该你意兴飞扬,少年的风流气性化为光影,随着指尖的舞动在屏幕上寸寸绽放。

        天高水阔,我自疏狂。

        永不放弃等待解封之日,相信隐藏的少年终将重见天日,振翅高飞。

        而在此之前——

        王杰希,祝你生日快乐,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

        我的,魔术师先生。盼您归来。

啊……一想到眼儿爸现在还是个鲜嫩可口的少年我就……控几不住寄几想要!蹂!躏!他!他还是个孩子所以不要放过他!

考完概率论想死,下次要去讨好罗辑。。。。。。。

[孙肖]国家队日常

假装肖队生贺

算是日常吧

十分寡淡的小甜饼

ooc

一直最爱小事情最爱孙肖,但是不敢写。。。。不过还是写吧,毕竟肖队生日了(´///ω/// `)

肖队,生日快乐!!


   1、日常的队内战术会议。这是在复盘上午的队内小组战。十几个人都在看这屏幕上激烈闪烁的的光影,一片寂静。

         难受

         孙翔窸窸窣窣递来纸条。

        咋了

        肖时钦本来也在看屏幕,分了一点目光给纸条,担忧了一瞬,眉皱起来又很快展平。他边回递纸条边想要是孙翔说他“闲得难受”,他就一定把他毁尸灭迹不可。

         糖、吃、完、了!没、有、了

        孙翔如末日降临一样。

        。。。。。。。。

        果然是不该理他,肖时钦冷漠地回了几个句号。

 2、 住宿是两人合住的,大部分人持无所谓态度。于是孙翔的强烈要求下,孙翔和肖时钦住在一间房里。

       为了健康,空调并没有调很低的温度,被子略厚了些,半夜里还是觉得有些热。肖时钦迷迷糊糊翻个身,把被子推到一边。身上刚凉快了一点,就感觉接着热了回来。他稍微清醒一些,热得心烦意乱有点不高兴,呼一下掀掉被子。那边安静了一会,肖时钦心满意足,开开心心地要睡过去,就听得耳畔传来近乎颤抖的声音:“小事情……你就真的这么讨厌我吗?”

         ??????

         肖时钦猛然睁眼,瞬间清醒了。

         ?你别是个傻子吧孙翔??醒醒!你冷静啊??我是不是还在做噩梦??肖时钦绝望。

 3、自从有一次张佳乐不小心进错房间然后惊奇地叫了一声引来楚云秀和苏沐橙后,国家队都知道了肖时钦有抱着抱枕的习惯了。别说,怀里紧抱着抱枕手脚微蜷缩在角落乖乖睡觉的肖时钦看上去还真有那么几分可爱。

        当然肖时钦对这个评价是拒绝的。

        其实肖时钦睡觉原本是不喜欢抱着东西的,他觉得累……

        有段时间孙翔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磨着肖时钦要合照。 肖时钦实际上并不喜欢照相,但是架不住孙翔一直磨。他总是不忍心拒绝孙翔的要求,特别是孙翔发现了肖时钦吃软不吃硬的弱点,每次都眼睛亮晶晶地望着他。肖时钦真是无奈,哪怕明知他是装的,拒绝的话也还是说不出口。

        照完后之后孙翔一直看着手机,表情美滋滋。肖时钦好奇,不动声色瞟了一眼,发现是淘宝界面。再想看下去,孙翔已经惊慌失措地捂住手机嚎:“小事情你怎么偷看啊!!”

        ……好好好我不看了。肖时钦好笑。

        然后生日那天收到抱枕的时候肖时钦是目瞪口呆的。他后悔地想自己果然应该抢过手机来看个究竟然后及时阻止他……

        大哥你不觉得印着两人照片的抱枕好魔性的吗???

        肖时钦内心十分挣扎地接过礼物,并且从此养成了抱着抱枕睡觉的习惯并且把它带到了国家队。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4、 国家队赢了。

       虽然很累了,但或许是刚刚狂欢过的缘故,肖时钦睡得并不沉。他做了个梦。

       重回到刚刚结束的决赛,厮杀到最后只剩了生灵灭和一叶之秋。尚未松口气,不知怎的好像又到了再嘉世的时候。肖时钦怔忪片刻,恍惚间意识到嘉世赢了,嘉世不用散了。孙翔……可是雷霆怎么办呢……雷霆……这样想着,又变成了轮回与雷霆的对峙,却邪呼啸着挥来。肖时钦大惊,一时难以反应。但是生灵灭却好像早已料到,躲避,反攻,快稳准狠,行云流水。

        厮杀激烈,不知道是谁的头颅高高抛起,血珠在空中洒成一片。

        肖时钦猛然惊醒。睁开眼真的看到一张惨白的脸,差点一口气没提起来憋过去。定了定神才意识到这是孙翔买的抱枕,正正好和自己脸对脸。

       “……”

      孙二翔你给我过来保证不打死你!
       

       

24小时书店


ooc

         “叮”地一声脆响,拯救了昏昏欲睡的孙翔。他挣扎着抬起头,看到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斯文至极的年轻男人,正望着他微笑,手边是一杯冒着袅袅热气的红茶。

         “不回去吗。”男人轻声问。

        孙翔摇头,困倦地捏捏鼻梁。书店离学校很近,学校没有通宵自习室,最近考试月,他天天在这熬到很晚。

        男人体贴地把茶推过去,孙翔端起来一口饮尽。茶里面大概放了薄荷,加了牛奶,清爽醇厚。以前没喝过,还怪好喝的……咦?!

         孙翔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放下茶杯:“那个老板……我没带现金,支付宝行吗?”

        男人笑,带一点温和的神色:“送的,学生学习也不易。”

        孙翔脸红。什么学习不易,自然是平时浪得太狠期末才会抓瞎啊。 他挠挠头想说点什么,老板已经礼貌性一颔首,推推眼镜便要离开。

        目送着老板的背影,孙翔发现此时客人已经不多了,尚在的人旁边都摆了一个茶杯。

        赠茶饮?搞活动?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孙翔想,这老板人还挺好的。

        又翻了一章随机过程,孙翔支撑不住开始眼皮打架,渐渐开始点头磕头的,最后身子一歪。他旁边无人,这一下好险没栽在地上,连忙慌慌张张摆正姿势。

         涣散的目光集中到书上,看到潦草的笔迹正自懊恼,鼻尖突然嗅到一丝清香,令人为之一振。

        孙翔诧异,不是吧,这老板也太有情调了,送茶点香的……这香味颇淡,也极为好闻,却不是孙翔所闻过的任何一种香气。

         孙翔抽抽鼻子,香味清晰了一些。四处看看发现似乎没有客人了,扯着嗓子喊了一声:“老板,大半夜还喷香水吗?”

        清透的声音穿过书柜传来,在寂静的半夜里显得毫无阻隔。

        门口肖时钦微微一惊,怎么回事,那孩子怎么还醒着?

        没有听到回应,孙翔觉得奇怪。想着活动活动清醒一下也好,他伸了个懒腰,站起来转转身子走向柜台。

        然而这一走动倒不要紧,孙翔赫然发现原来店里并非没有顾客,而是大家都趴在桌上睡着了。昏暗的灯光下,本就安静的书店,更是静寂到人气都泯灭了,显得有些阴冷。

         “什么情况,”孙翔边走边咕哝着,“今晚大家都好困吗?”而且这气氛也太配合了,话说这书店灯是坏了吗?明明之前看书的时候还不觉得怎样。

         灰色的雾气缓缓弥漫上升,一点点吞噬孙翔的脚步声。

         “哒——哒——”

        人的气息由远及近,脚步声却是越来越弱。

        雾气蒸腾氤氲,逐渐淹没了那个本就模糊的身影。

        ……

        “哒,哒,哒,哒——”

        脚步声从四面八方响起,直冲向肖时钦。由远及近,由缓到急,如同奔跑——

        肖时钦戴上眼镜。

        眼前是一张放大了的俊俏脸庞。

        !肖时钦吓了一跳,后仰撞在椅背上。

        孙翔摸着下巴,一脸好奇探究的神色,眸色清亮。

        “怎么了?”肖时钦稳下心神,问。

        “老板。”孙翔笑起来,“你刚没戴眼镜,那表情啊是一脸茫然,你近视很严重啊。”

        “……是啊,睁眼瞎嘛。”肖时钦愣了愣,语气轻松地自嘲。

         “哈哈……”孙翔笑出声,随即捂嘴,心虚地看看四周,凑近了悄声道,“老板,我刚过来的时候发现大家都睡了诶,就我醒着!而且你家的灯是不是坏了啊?”

        肖时钦神色一僵,不过隐于幽暗的光线下,孙翔并未发现。而他已经又飞扬起来:“看来大学生的熬夜技能果然都是被点满的啊!”

         ……喂喂这有什么可得意的。

         叮。

         如风拂檐下银铃,竹露微响。

         但在肖时钦耳中,却不断回荡,带着极强的威胁。

         “我送你回去。”肖时钦脱口而出。

         “啊?”孙翔一愣。

          “我是说……”肖时钦也意识到自己的唐突,改口道:“时候不早了,再不回去就有点危险了,我送你回去吧,而且熬夜不好。”

         “嘿我又不是小孩子,哪需要人送。”孙翔不太在意地摆摆手,转身回去收拾东西。

         “嗯。”肖时钦没有强求。

         他站起身来绕到孙翔身旁,手自然而然地搭在孙翔背上,一压,然后轻轻一推,“路上注意安全。”

       离去的脚步声格外清晰。肖时钦站在原地,手里拿着眼镜,面无表情。视野中有一道明亮的身影轻快地走远,所过之处,雾气消散又融合,不着痕迹。

假装成叶修生贺

可能微叶橙

叶修日常不要脸

ooc

        “又写东西呢?”叶修拉过椅子来坐下,登录游戏训练,“这是退役后要当作家啊。”

       “不敢不敢。”苏沐橙笑嘻嘻。

       叶修知道最近苏沐橙开始喜欢写东西了,但是他并不清楚她具体写些什么,只发觉苏沐橙似乎并不是非常想让他看见。苏沐橙是个很有分寸的人,反正一点没耽误训练,他也就不管了。

      苏沐橙敲敲打打着,突然停住,若有所思了一会,环顾四周发现只有叶修在,就问他:“有个事,我疑惑很久了。”

      “嗯?”

      “关于标点符号。”

      苏沐橙说着拿来纸笔,迟疑了一下,仿佛在估量叶修的语文能力,然后才道:“一个人连说两个自然段的话。”

      她在纸上写下“xx说”几个字,然后点了个冒号,接着画了几条直线表示第一自然段和第二自然段,分别在第一自然段开头和第二自然段结尾的地方加了双引号。
     
     “接下来双引号怎么加?我记得第一自然段末尾和第二自然段开头,这两处地方,有一处是不加双引号的。”苏沐橙向叶修示意。

       “……………………”

       叶修沉默。

       苏沐橙叹气,想来这人还不如自己。

       却见叶修拿过笔来,有板有眼的在苏沐橙说的那两处分别都加上了双引号。

      然后他微笑着在苏沐橙疑惑地注视下,从容地在第二自然段开头写上“xx接着说”几个字,又点上冒号。

       他抬头看着苏沐橙,循循善诱:“你看,这不是好的很?”

       苏沐橙:“……”

       苏沐橙:“我真是信了你的鬼话!”

所以我是真的想知道。。。。满怀期待问小伙伴,她就这么糊弄我。。。。。。。。。老不要脸了。。。。。。

[双花]记吃饭这件小事

日常向

呃……520快乐?

ooc


         第四赛季后,夏休期。

         刚输了比赛,表现还不如第三赛季,甚至总决赛都没进,百花人都有些懊丧,张佳乐孙哲平更是憋了一口气,夏休期也抓紧着练习。

         这两年气候诡异的紧,原本四季如春的k市,夏日俨然有了股烤死人的气势。不过双花是谁啊这点小事情怎么可能影响到他们训(调)练(情)的积极性毕竟有空调嘛——

         “吱。”

         不详的声音。

         “怎么回事!!”呆愣几秒后反应过来的张佳乐差点蹦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疯了没空调怎么活停电了吗难道?!他后知后觉地瞄一眼电脑,嗨呀好气啊,百花缭乱还在屏幕里蹦哒,这是嘲笑吗?!

        孙哲平冷静地上前,冷静地拿遥控器摁了几下,又冷静地拍了拍空调壳,空调挣扎着发出不明声音宣示了自己的无能为力。于是孙哲平冷静拿起手机打电话叫人来修,在拨号的同时用颤抖的音调冷静地骂:

         “张佳乐……我就不该跟你一起训练!!”

         “怪我咯!”张佳乐一阵哀嚎。残余的冷气很快消耗掉,门窗大开也没有几丝凉气。孙哲平尚能忍受,早些时候好歹也算上是走南闯北,再说b市也四季分明。而张佳乐作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男,哪受得了这等炎热,没多久瘫成一滩。

         “中午吃什么?”  孙哲平试着提起张·吃货·佳乐的精神。

        “不吃……太热,没食欲。”张佳乐半死不活地掀掀眼皮,“你呢?”

        “我有点想去上次那家铺子喝糁汤,我觉得还蛮好喝的,就是离俱乐部有点远……”孙哲平想了想说。

        张佳乐罕见地不吭声,没应和也没反驳。孙哲平诧异的看过去,才发现他正揪着自己衣服上用作装饰的绳子玩。没过一会听他心平气和地说:“我不想去喝汤,太远了,太热了……”

         这几年k市的确莫名其妙,而这样的天气里没食欲也是正常,只是没料到张佳乐也会如此。孙哲平正唏嘘着,那边张佳乐已经继续道:“……不过,如果你想去的话,我可以陪你一块。”

       他一边说一边手上越拽越用力,气势汹汹的一副要把绳子抽出来再缠到孙哲平脖子上勒死他的样子。

        “……”

        孙哲平沉默,迅速在饱腹和保命之间权衡一下,面无表情:“不,我不想吃了。”

        张佳乐满意地松了手。


        维修人员很快就到了,开始修理。张佳乐很开心,可以继续凉快下去了真是美滋滋;孙哲平也很开心,他觉得只要在饭点之前修好自己就还能有机会吃饭。

       ……

      醒醒,醒醒啊孙壕!吃饭什么的,不存在的!你忘了你身边这人什么体质了吗?!

         果然,中午训练快结束了,空调还是没修好。张佳乐一边操作百花缭乱移动,为了体现自己和平民主的主张,一边客气体贴地问:“大孙你中午吃不吃饭?”

         “吃啊。”孙哲平还看着屏幕里的落花狼藉,自然而然地随口回答。

         身旁立刻传来了近乎实质化的怨念,孙哲平意识到什么,转头看他。

          张佳乐鬼魅似的看着他,幽幽道:“孙哲平,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吃饭吗?”

         “……不吃了。”孙哲平一脸冷漠地放弃尊严。


         所幸下午空调修好了。于是下午训练过后,恢复精力又感觉到饿的张佳乐开开心心拉孙哲平去吃饭了。

         孙哲平点了一碗面,一边吃一边玩手机看微博,而张佳乐的麻辣烫却是一不小心辣椒放多了,平时张佳乐吃饭就比较慢,现在这一碗汤汤水水又热又辣,吃的更慢。百无聊赖间他开始找茬:“大孙你别玩了,吃饭玩手机是个不好的习惯。”

         孙哲平不甚在意:“我玩手机也比你吃的快。”

         ???怪我咯?孙哲平你这样会没朋友的我跟你港!

        “那你玩我也玩!”张佳乐饭翻白眼地掏出手机玩起手游。

         结果玩嗨了,忘了吃饭。待回过神时发现来对面那人已经吃完了,正在慢条斯理从他碗里夹了个甜不辣吃。

         “你干什么!”张佳乐大惊失色,啪一下把手机拍在桌子上,慌慌张张伸手就把碗抢过来。一看麻辣烫快被孙哲平捞完了,当即不干了,“你抢我饭吃?!太过分了!!太过分了!!!你不知道我中午没吃饭吗?!”盛怒中的张佳乐完全忘了孙哲平也没吃午饭,而且还是被他要挟才有饭不能吃,也是惨兮兮。

       
         孙哲平幸灾乐祸憋笑道:“玩手机不是个好习惯,这次我非得给你个教训不可。”

        ????张佳乐气呼呼,三两口扒拉完那一点点麻辣烫,一面大喊孙哲平你毫无人性,一面寻摸着要买零食吃,最终二人去超市买了包麦丽素,边吃边去训练室。

         结果一路上张佳乐吃一颗,孙哲平吃一颗,还没到训练室已经见了底,张佳乐又气又委屈,控诉:“饿死了。”

        孙哲平好笑:“不是你中午说不要吃饭的吗。”

        “我没说晚上也不吃啊!!”张佳乐炸。

        孙哲平看张佳乐炸毛,越看越可爱,一把抓住张佳乐义愤填膺乱晃的爪子,往自己怀里一带,低低地笑出声,带着几分引诱:“真的饿吗,要不然……”

        心跳突然加速的张佳乐没好气:“吃你?!”

        孙哲平意味不明的笑笑,没说话。

        张佳乐以为这是他默认补偿,眼睛一亮,觉得自己反攻之日终于到了!于是开开心心拐弯回宿舍……

………………………………

        瘫在床上只剩一口气的张佳乐:“孙哲平你毫无人性!”

         吃饱喝足神清气爽一脸无辜的孙哲平:“没办法呀乐乐,谁让你不让我吃饭呢,我也饿啊。”

         骗子!孙哲平的话决不可信!

         张佳乐想着愤然在心里的小本本上给孙哲平狠狠记下一笔。

………………………………………………………………………


       骗子。

        那时是第四赛季结束后的夏休期,距离孙哲平突然退役已经不足一年。

        第五赛季后,疯狂、不甘、热血,所有一切突然全丢给给张佳乐一个人奋力燃烧。但是张佳乐一个人如何写的出两个人的结局呢。

       孙哲平的话决不可信。

        比如一直在百花,比如永远的繁花血景。

        比如。

        一起夺冠。

       骗子。

      第七赛季,张佳乐宣布退役。发布会后,他在无人的角落里,靠着墙缓缓滑下,深吸一口气,把脸埋在手心里。

       从此之后,再无繁花血景。